优米咔咔

【黑虹】贺新婚

    七夕月下喜鹊架

    尘世中  姻缘牵

  美满人生金不换

      此生愿

  与子谐行到永远

            ——贺新婚

  红绸绕树,红灯满挂,往日一片幽静的西海峰林,却在七夕这天被满林的绯色染上浓浓的喜气,原因无他,只因为这西海峰林的主人——长虹剑主将于今日大婚。

  要说起这结婚的对象嘛,倒是令无数江湖人士惊诧不已,谁能想到本是生死仇敌的二人竟能走到一起呢?可事实却又正正当当的摆在所有人面前,魔教少主于数月前向长虹剑主表明心意,本是不抱希望孤注一掷的表白,轩墨却生生被对方含着几分笑意和释然的回答震的愣在当场。

  “我也是。”

  轩墨正面无表情的坐在茶桌旁,突的被一声与回忆中无差的声音拉回了现实。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洛虹第一次不再着身白衣,转而换上了一身红裳,他正整理着衣襟,朝自己走来。

  第一次见到他穿着除了白色以外的衣物,白衣固然清雅无双,然这一身绯色更是添了几分妖娆,首次出现在洛虹身上的气质倒是让轩墨第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来得及将眼中满满的毫不掩饰的惊艳直直的投向洛虹。洛虹眼角余光瞥到轩墨目瞪口呆的蠢样,不由好笑的快步过去抬手就敲轩墨的脑袋。

  “发什么愣呢蠢老虎?”

  轩墨回过神来一挑眉就想要把红衣美人揽到怀里,洛虹却是轻轻巧巧一个转身躲了去,转而坐在轩墨身边,自顾自的到了一杯茶水慢慢品着。

  轩墨哭笑不得的看向一举一动都似在撩拨自己却又装着一本正经的某人,无奈的也拿了一杯茶水准备润润喉。

  半响,静默无声,只能隐约听到一下一下的心跳声交杂在一起,倒是让看似平静的二人汗湿了手心。

  “我……告诉了他们六个,但不知他们是否会来。”

  终是洛虹率先打破了沉默。此时已是七剑合璧后三年,轩墨在到处的爆炸中夺回一条命之后,倒也不再找七侠麻烦,反倒是将魔教转向商业,不过三年光阴,魔教如今俨然已是当世第一商行,也因此轩墨与七侠偶有交易,逐渐的关系倒也缓和了不少,但是这次洛虹告诉六侠他与轩墨二人要成亲的消息时,六人还是不约而同的或多或少表达出了不满。

  对此,洛虹倒也没什么怨言,他二人心知七侠与魔教这些年虽是再无纠纷,但有些事不是说忘就忘的。

  见洛虹忽的沉默下来,轩墨抬手揉了揉他的脸颊,无声的安抚却让洛虹心绪逐渐静了下来。定定地看了轩墨一会,突然起身。

  “时辰到了,走吧。”

  没有喧嚣的宾客,没有热闹的鞭炮,亦没有锣鼓喧天,也没有……那六人的身影。

  洛虹的眼中是抹不去的失落。所幸这时轩墨牵起他的手,向不远处的两匹骏马走去。

  二人同为男子,也就没有什么嫁娶之分,所以并无花轿,一黑一白两匹骏马静静等候着他们的主人,他们此时所处的地方是轩墨购置与西海峰林附近的一所宅子。婚礼过程很简单,他二人一同骑马,从宅子出发,一路到了西海峰林,拜祭了二人的父辈后,便算是成了。

  衣摆翻飞间,二人已是双双上马,洛虹望向轩墨,不出所料的接上了轩墨同样望过来的视线。轩墨看向洛虹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挑,却不是往日的冷笑,倒是带了满满的柔情与温和,那一双墨眸里在月光的笼罩里也是盛了几分笑意兼带着几分柔和。魔教少主本就生的俊美无双,此时又带了几分情意,弄的洛虹忍不住偏过头去,隐于墨发下的耳朵,却已是红的彻底,连带着白玉似的面庞上也飞起了两朵可疑的红晕。

  轩墨眼看着洛虹脸红的模样,笑的愈发邪肆,打马前行几步。

  “小猫儿,待拜了堂,本少主全身上下随你看便是,但若是此时再不走,可就误了吉时了。”

  洛虹羞恼之下瞪了他一眼,一扯缰绳,竟是直接从轩墨身边掠过,无半分停留,轩墨笑看着洛虹的背影,同样一抖缰绳,紧随着洛虹而去。

  快马之下,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已经双双到了西海峰林深处洛虹所住的地方,洛虹并没有设置的太过于铺张,一条长长的红绸自院门铺向大堂,路旁是正开的娇艳的鲜花,大红的灯笼悬挂于屋角回廊,隐约间有饭菜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

  ……等等,饭菜?

  洛虹一顿,不由停下了脚步,看向轩墨,轩墨接到洛虹的视线,沉了脸色,二人暗自运起内力,抬脚
往屋里走去。

  他们今日没有邀请任何宾客,不管是谁,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不请自来,二人都不觉得对方会抱着什么好的目的。胆敢扰了他们的大喜之日,一律,杀无赦。

  抱着同样想法的二人悄无声息的走向大堂,却在不远处两个端着托盘的女子身影走近时僵住了身形。

  “蓝绾……和阮莎?!你们怎么……”
    “哟!新婚快乐啊二位!”

  突然间二人身后的大堂门突然打开,从屋里扑出来一个身影直接扒到洛虹身上死活不松手,洛虹被扑的后退几步才稳住了身形,定睛一看扑过来的是窦遗风,说话的是钟离迢,身后还站着孟达居一家和雷奔。

  面对这种情况,绕是七侠之首也愣住了,反应过来后迅速红了眼眶。

  “你们……”
    “好歹是自家兄弟大婚,就算成亲的对象兄弟们不满意,该来还是得来的。”

  钟离迢摇着扇子,无视了轩墨的那声冷笑,自顾自的把话说完后一抬眼,就看见轩墨以十足的强势把他们兄弟抱到了怀里。

  “………………”

  六侠嘴角抽搐了几下,这魔教少主虽然转行当了商贾,但是这霸道的性子还真是一点没变,众人决定眼不见心不烦,纷纷摇着头转身回了喜堂,独留下洛虹二人站在门外。

  轩墨扫了一眼六侠的背影,低头看向怀里的洛虹。见他虽然眼眶微红,面上却带着抹不去的笑意时不由得嘴角挑起,心情愈发的愉悦了起来,至于钟离迢刚刚说的他们不满意洛虹成亲的对象……呵,少主表示不屑,洛虹满意就行了!

  洛虹哪能看不出这人在想什么,不由得为轩墨少见的孩子气笑出声来,轩墨宠溺的捏了下洛虹的脸,二人牵着手一同走入了喜堂。

  就见钟离迢站于侧台之上,笑眯眯看着二人款款步入堂中,率先开了口。

  “洛虹啊,让我讨个主婚人来当当,沾沾喜气可好?”

  洛虹不由得嗤笑出声。
    “你若是愿意,我自然高兴的很。”

  钟离迢合扇晃了晃,忽而变得一本正经,高声到:
    “吉时已到——”

  眼看着二人端站于桌前,做好了拜堂的准备,钟离迢方才唱出第二句:
    “一拜天地——”

  二人转身看向室外的明月,对视一眼,皆是含着几分笑意拜了下去。
    一拜结束后二人起身,面向主位上父母的灵位,面色不由肃穆了几分。

  钟离迢待二人站定,方才继续唱词:
    “二拜高堂——”

  二人凝视着自己父母的牌位良久,拜下去的同时心中不由得苦笑,也不知二老在天之灵看到这一幕,会不会气的直接掀了地府跑出来找他们二人算账。
    这一拜,二人跪了良久,才缓缓起身。

  钟离迢看着二人相对而站,眼中不由得多了丝笑意。紧随着唱出下句:
    “夫……夫对拜——”
    也亏得青光剑主反应灵敏,舌头打着结愣是转了回来,不然这个笑话可就闹大了,钟离迢眼角瞥见台下几人捂嘴笑的眉眼弯弯,不由得一个白眼扔了下去。

  洛虹轩墨二人面对面,看见对方面上都和自己一样带着幸福温柔的笑意,然而许是之前站的太近吧,弯腰的同时二人的额头撞到了一起,但是他们两个没有一个后退一步,就那么额头相抵着,愣是完成了这第三拜。

  钟离迢笑着看着二人拜完,直起腰又转向前方。轻笑着喊出最后一句:
    “礼成,送入,呃……你们两个谁去洞房待着?”

  “噗……”
    台下安坐的神医一个没忍住,把嘴里刚刚灌下的酒水具数喷了出来,随后便是止不住的咳嗽。其余几人也都是忍俊不禁,孟达居轻轻拍着儿子后背,与妻子对视一眼后无奈开口,解救站在台上脸已经红的如同煮熟的虾子一般的二人……或者说,煮熟了的只有他们的七侠之首,洛虹……

  “洛虹和轩墨都是男子,谁去洞房等着都不合适,不如都留下来,一起吃酒吧。”

  洛虹点点头,瞪了一眼满脸坏笑的钟离迢,拉着轩墨走到了桌旁。各种美味佳肴满满的摆了一桌子,洛虹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是何时到的西海峰林?我离开时已是下午,这么点时间怎么做出来这么多吃的的?”

  蓝绾笑着盛了一碗饭过去,却是递给了轩墨,“我们昨晚上就到了,只不过没有进林子而已,就近包了家客栈,用来他们的厨房做的,今天早上就开始折腾了,你们来的时候是最后两道菜,时间刚刚好。”

  说完,蓝大宫主发现轩墨还端着刚刚自己递过去的那碗饭,面色似是有些纠结,挑眉忍住笑意道“怎么?少主不满意我和阮莎的手艺吗?”

  “…………”

  轩墨无奈看了一眼满脸写着“敢拐走我们七侠之首非要给你找点事不可”的蓝绾,又看看桌边一圈看着自己的众人。肩膀就被走过来的钟离迢拍了一下。

  “少主啊,您还是吃了吧,不然咱们今天绝对把洛虹灌的找不着北,您今晚洞房花烛也就不用想了。”

  这么一来洛虹也起了兴趣,伸长脖子去看轩墨手里拿的那碗饭究竟有何玄机。就见白生生的大米饭里混杂着一些红色的豆子……红豆饭?

  “噗……”
    洛虹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挑眉看着一脸纠结的轩墨。

  轩墨望天,得,这猫崽子的玩心又上来了,逃不掉了,吃吧。无奈拿起勺子舀了饭往嘴里送去。

  嗯,上好的大米带着些甜味,还不错。轩墨紧接着舀了第二勺正要送到嘴里,手腕被一股力道一带,那勺饭就到了某只猫嘴里。

  那猫嚼吧嚼吧,一挑眉,“味道不错。”

  轩墨失笑,余光就看见六侠一脸的痛心疾首。

  “完了长虹剑主被彻底拐走了这还没洞房呢心就偏到黑虎崖去了这以后还得了。”

  不多时,二人分着吃完了那碗红豆饭,早已准备好的众人纷纷抄起酒坛……啊不,酒杯,朝着二人敬了过来。转瞬间,洛虹与轩墨就被满面的酒杯推了一脸。

  许久以后,还能清醒的人已经无几,达夫人早已抱着困倦的孩子先行去休息了,而窦遗风,蓝绾,孟达居已是有了七分醉意,趴在桌子了迷迷糊糊,尚能站稳的只有轩墨,阮莎,大奔和钟离迢几人。至于洛虹……在数秒前试图起身,未果,摔在了轩墨怀里。

  阮莎扫了轩墨一眼,摆摆手,“得了轩墨你就先抱着洛虹回去吧,我们自己再喝一会。”钟离迢嘿嘿一笑,“是啊少主,春宵一刻值千金啊,赶紧去吧。”

  轩墨看了看怀里洛虹,七侠之首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只醉猫,脸红红的,扒了衣服就可以吃了。轩墨挑挑眉,脸上带出几分笑意,向其他几人颔首致意后,就打横抱起洛虹,进了里屋。

  轩墨把怀里的猫崽子放到床上,拿起一旁的湿毛巾给洛虹擦脸,轩墨看洛虹醉成这样,本来决定今晚先不折腾他,结果……

  “嗯……阿墨……”一边呢喃着一边蹭了蹭轩墨给他擦汗的手,软乎乎的声音和可爱至极的动作是清醒时的洛虹绝对不会做的。轩墨被蹭的倒吸一口气。看着还在蹭自己的猫崽子半响。

  “小猫,这可是你自找的。”

  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帕子扔回水盆,翻身压了上去。

  一时间,红衣翻飞后翩然落地,床帘被放下,烛火映照出帘后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不多时,宛如奶猫叫声般细细碎碎的呻吟就传了出来,带着满室的春意与爱意,静静铺散开来。

  此生愿,与子偕行到永远。

  end

  全文中开头一段与最后一句取自歌曲《贺新婚》歌词,尽力把自己心里的黑虹成亲现场写出来了,一个早上硬是赶出来的,估计文笔逻辑全是问题吧……不管啦大家看个乐子就好~

  我心里黑虹要是真的成亲,绝对不会邀请什么天下武林前来观礼,除了六侠外他们应该也不想要任何人来,就这么简简单单一场成亲礼,便可以此相诺,此后余生,唯你共度。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