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米咔咔

【黑虹】26字母(少侠生贺)

  黑小虎-轩墨,虹猫-洛虹
   蓝兔-蓝绾 逗逗-窦逸风
  跳跳-钟离迢
  
  amour 恋情
  魔教的小兵们一直很好奇少主的恋爱情况,好奇尺度不亚于盼儿媳心切的教主大人,直到那一天,他们眼睁睁看着少主抱着七剑之首走入了黑虎崖……
  
  Baby 婴儿
  一日清晨,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就听见卧室传来一声尖叫。
  “轩墨???”
  洛虹一脸震惊的看着抱着自己不放的婴儿,许久之后,才试探着戳了戳婴儿圆滚滚软绵绵的脸蛋……
  “……噗。”
  轩墨无奈的看着喷笑出声的洛虹,无奈的叹了口气,昨天就不应该喝窦逸风给的那杯水!
  
  cat 猫
  轩墨养了一只猫。
  一只橘红色的,分外好看的猫。
  所有认识轩墨的人都在说,轩墨对这只猫可好啦,那样子,就是对老婆也不过如此了。
  轩墨听了,没有说话,淡淡的笑了笑。
  几年后,那只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牵着轩墨的手的一名橘红色长发的少年。
  
  dance 舞蹈
  洛虹和轩墨是死对头,一个用剑,一个用掌,每每相见,都必然是要分出个胜负。
  不过有一点,轩墨从未对别人说过。
  他觉得洛虹与自己战斗时挥剑的身影,像极了一曲满含杀气却又曼妙的舞蹈。
  
  ear 耳朵(人形兽耳)
  轩墨总是喜欢猝不及防的从背后抱住洛虹,在洛虹被吓得一抖时,轻轻叼住微微颤动的猫耳,用嘴唇摩挲几下,把怀里的人逗弄到面红耳赤之后,才大笑着放开洛虹。安抚性的吻一吻瞪着自己的那双明亮的眼眸。
  
  faith 信任
  警局新设立了一个特别调查组,队长和副队分别是警局的两大支柱,原侦察组组长轩墨和原法医组组长兼心理专家洛虹。
  “早啊,组,长。”
  轩墨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炸毛的小猫,抬手给人顺顺毛。
  “好啦,咱两谁当组长不还是一样?老规矩,你负责推理,我负责抓捕犯人。”
  洛虹扫了他一眼,“你就不担心我的推理有问题?”
  “你的推理要是都能出错的话,那我觉得我也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推理了。”
  
  gammy 受伤的
  轩墨和洛虹几乎不曾吵架,但是总有一件事情,每次看见总能让他控制不住地对洛虹发火。
  洛虹作为一名特警,常常在深夜带着或大或小的伤,回到他和轩墨的家中。每一次,轩墨都是一边骂着洛虹不长心总是受这么重的伤一边急匆匆的拿来药物和绷带,小心翼翼的为洛虹上药,包扎。
  包扎好后,轩墨抱臂一脸寒霜的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因为受伤蔫耷耷的小猫。半响后终是率先妥协,叹了口气拉开被子躺在小猫身边,伸手把人揽进怀里,声音闷闷的。
  “以后别这样了。”
  
  H
  “唔……阿墨慢点……呃……嗯……”
  “猫儿,放松点。”
  
  imprison 囚禁
  魔教少主宣布闭关的一周后,七剑之首失踪了,六侠寻遍天下,也未曾发现半点洛虹的踪影。
  而就在魔教少主闭关之所的深处,有一间牢房,六侠遍寻不得的长虹剑主洛虹被封了内力,缚了四肢,被囚于此。
  听见牢门被打开的声音,洛虹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那人也一言不发,静静看着他费尽心机方才抓到手的猎物。
  “轩墨,你又何必如此。”
  魔教少主抬手,往洛虹小腹打入一道内力,加固了封印。
  “我说过的,哪怕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追到你,现在,我追到了。”
  洛虹似是倦极,闭了眼靠在石壁上不愿言语。轩墨又静静的看了他半响,终是转身离去,隐约间,传来一句话。
  “长虹剑主,余生请多指教。”
  
  jewel 宝石
  轩墨很喜欢看着阳光下洛虹的双眸,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晕出一抹炫目的金色,就像是两颗精致的宝石一般璀璨。
  洛虹很喜欢月光下轩墨的双眸,冷清的月光落在那双黑眸中散发着一丝丝温和的光晕,就像是上好的墨玉一般精致。
  
  kiss 吻
  洛虹已经习惯了时不时被轩墨抱过去啃一口。
  比如看书时突然被蒙上眼睛抬起头,在嘴唇上轻轻一吻。
  再比如正在吃饼干,刚把饼干咬到嘴里,轩墨凑过来叼住另外一边,飞速吃掉饼干最终啃上洛虹的双唇。
  再再比如早上赖床,迷迷糊糊的刚把头埋进被子,就被轩墨挖出来紧接着一个深吻,直到清醒。
  诸如此类,已经不知道还有多少了。
  洛虹如是说着,说完,又被某只大老虎抱过去,啃~
  
  language 语言
  “喵喵喵,喵喵,喵……”
  “嗷……吼……”
  “……”
  “……”
  
  magic 魔力
  这里是森林魔法学院,在一年级的新生中,有两个传奇。他们分别是,主修魔武师的轩墨和主修火剑士的洛虹,两个人从一入学就看不顺眼对方,门门课两个人抢着回答问题,下课了一定要比出一个高低,期末无论是实践考试还是笔试,年级前两名必定是他们的,两个人长得又都是十足的帅气潇洒,使得无数少女芳心暗付。
  “我?他们两个?开什么玩笑,他们从小到大两个人之间哪有人插的进去。”
  被采访时问到是否有可能与二人中的一位发展为恋爱关系的的校花蓝绾同学如是回答。
  
  nicely 令人愉悦的
  阳光,沙滩,大海,冰果汁,遮阳伞。
  “哈啊……这里真舒服!”洛虹懒洋洋的躺在沙滩椅上,抱着果汁喝了一大口,感叹着。话音落下半响,不远处的人也没有什么回应,洛虹幽幽的转头看向旁边闭目休息的人,眯起眼睛,露出一个猫咪般的笑容。
  “大脑斧,起床啦!”
  轩墨猝不及防之下被耳边突然响起的喊声吓得坐了起来,摘下墨镜带着几分无奈几分宠溺看向趴在自己的沙滩椅上笑的喘不过气的洛虹。
  待到洛虹终于收住了笑声,轩墨一把把猫崽捞到怀里。
  “这样的日子,也蛮不错的。”
  
  ooc 人物性格崩坏
  “哦,轩墨,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是魔教少主!”
  “啊,洛虹,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是七剑之首!”
  “阿墨,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阿虹,你就像那沙漠中的一团火!温暖了我的心窝!”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快住手,不对住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趴在观众区跑来围观话剧社排练的钟离迢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pokey game   pokey游戏
  一群人坐在KTV的包厢里,出奇的安静,所有人都目光都集中在坐在中间的两个人身上。
  “二位班长大人,愿赌服输啊~”蓝绾笑眯眯的举起手中的pokey对着二人晃了晃。而旁边唯恐天下不乱的钟离迢和窦逸风已经举好了手机随时准备开拍。
  被围在中间的轩墨没什么表情,洛虹倒是已经从耳朵尖红到了脖子,犹豫半响,终于是张嘴接过了那根pokey,紧接着轩墨也咬住另外一头。
  洛虹抱着早死早超生的想法,认命的开始啃着嘴里的饼干,才咬了几口,就发现轩墨那边已经吃了不少。
  “!!!”你没事吃那么快干嘛!洛虹无法说话,只得在心里疯狂咆哮着,也完全忘记了吃嘴里的饼干,就那么呆呆的看着越来越近的俊美的脸,最终……
  轩墨维持着被推到沙发上的姿势,意义不明的挑起了嘴角,看了一眼脸已经红的快要滴血的洛虹,笑出声来。而其他人都已经是一副目瞪口呆的状态。
  “喂猴子……刚刚,刚刚是亲上了吧……”
  “啊?啊,好,好像是的……”
  众人沉默,我们……是不是见证了什么。
  
  question 问题
  在轩墨和洛虹交往后的一段时间内,神医快要被其他五侠逼疯了,原因是他们都跑来问他一个问题。
  猫和老虎究竟能生下什么?
  洛虹:我是男的,生不了,再问打死。:)
  
  remember 记起
  “你是……洛虹吗?”
  站在床边的人身体一震,缓缓低头看向终于清醒的轩墨。不由自主的就红了眼眶。
  “是……我是洛虹。”
  轩墨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来。
  “对不起,还有,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sweets 甜食
  洛虹喜欢吃甜食,特别喜欢,喜欢到一度让轩墨想问洛虹自己和甜品掉到海里先救谁这种蠢问题。
  此时,轩墨面无表情看着洛虹把面前的超大杯香草冰淇淋,巧克力蛋糕,抹茶慕斯通通扫进胃里,然后露出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倒在自己腿上,蹭了蹭自己大腿就合上眼准备小眯一会。
  轩墨嘴角抽了抽,伸手去揉洛虹的肚子,然而摸到的还是几块紧致的腹肌,
  这猫,到底是怎么保持身材的!
  
  tail 尾巴
  轩墨不仅喜欢洛虹头顶那一对毛茸茸的耳朵,还喜欢洛虹那条长长的橘红色尾巴。尾巴的末梢是金黄色,每次伸手去抚摸那条尾巴时,它就会主动缠上自己的手臂,弄得自己手腕上痒痒的,紧跟着心里也痒痒的。
  
  umbrella 雨伞
  天空一道落雷打下,惊的教室里的学生手下不由得一颤,洛虹看了眼窗外的瓢泼大雨,面上不显,心里却不由自主的烦躁起来,早上出门匆忙,忘记拿伞了……
  放学后,雨还是没有停,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操场上,洛虹站在教学楼门口,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心里明白这场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的,踌躇了一会,最终把书包抱在怀里,就准备冲出去一路跑回家。
  刚要踏进雨幕中,就被身后一人一把揪了回来。
  “傻猫就这么往雨里跑你是嫌上次感冒发烧的时候不够难受是吧!”
  紧接着一把伞就撑开在自己头顶,洛虹回过头去,果不其然是那个自小一起长大的就住在自己家对门的轩墨。
  洛虹张了张口,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就那么静静的跟在轩墨身边,向家里走去。轩墨看了看身边的人,又开始了说教。
  “身子那么弱就多穿一点!以后出门记得看天气预告!我不可能随时都能帮上你……”
  “阿墨你关心人的时候就不能用好一点的语气吗?”
  “谁关心你了!只不过是你要是生病我就得被我妈赶去你们家照顾你!浪费我打游戏的时间!我……”
  “噗……谢谢你啊阿墨。”
  “……又不是我自愿的。”
  “谢谢!”
  “你烦死了!”
  
  violin 小提琴
  很多人都觉得奇怪,为什么洛虹会答应轩墨的追求,洛虹仔细想想,或许是因为偶然间发现的那一幕吧……
  因为夏天的燥热而难以入睡的夜晚,洛虹正在床上滚来滚去,阳台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洛虹追着琴声跑了过去,就看见穿着一身白色衬衫的轩墨站在窗边,低垂着眼睑拉动弓弦,月光为他镀上一圈银白色的光晕,洛虹可以清晰的看见轩墨俊美的侧脸,正看的出神,轩墨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抬眼向洛虹的方向看去,却毫无所现。
  轩墨皱了皱眉,收起小提琴,走向自己的卧室。
  而苏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清晰的听到了自己胸腔内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怎么说呢,或许这就叫做,一眼万年……?”洛虹坐在轩墨身边笑眯眯的戳了戳轩墨的脸颊。
  
  water 水
  “说好的自古猫儿不会水呢?你是只假猫吧!”
  轩墨愤怒的站在岸边,看着在海里上上下下游得欢快的洛虹大喊。
  洛虹白了他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教我游泳趁机占便宜?美得你!”说完,洛虹猛的对着轩墨拍出一捧水花随即一个转身向远处游去。
  轩墨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岸边,伸出的手还未收回,默默被拍起的浪花砸了一头一脸。
  “………………”
  
  X-ray X射线
  洛虹每次在轩墨的视线看向他时,都觉得自己宛如在X射线下一样无所遁形。
  
  yes 好的
  18岁
  “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好的,我愿意。”
  22岁
  “你愿意和我一起工作吗?”
  “好的,我愿意。”
  25岁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好的,我愿意。”
  
  zest 热情
  洛虹答应了轩墨的求婚。
  消息传来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我以为,以轩墨那种性格,洛虹不可能忍受他很久的……”
  “我一直觉得他们两个都观念完全是相反的,在一起不过是一时头脑发热而已。”
  “虽然说两个人站在一起是很配,但是总觉得轩墨不像是会长情的人……”
  众人看法中的轩墨如何,都与洛虹无关,只有他明白轩墨冷漠的外表下温柔的热情,看着轩墨的下巴曲线,洛虹不由得笑出声来。
  “笑什么。”
  听见自家爱人的笑声,轩墨不解地低头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洛虹。
  “噗嗤……邪魅冷面轩少主?”
  听到这个已经近十年没有听过的绰号,轩墨的脸色僵了一下,黑着脸毫不留情掐住了洛虹的脸。
  “小猫崽子又皮了。”
  轩墨本想摆出生气的样子却被洛虹清澈的猫儿眼盯着,不由得泄了气,无奈的把小猫抱起来,一吻封唇。
  “叫你皮。”
  二人已经相恋7年,已经结婚两年,他们的感情并没有想他人猜测的那样很快的冷淡下去,恰恰相反,那份热情经久不灭,并且越发热烈。
---end---
少侠生日快乐嗷!回看了一遍好像没有虐的www,少侠生日我们就爱惜一下少侠的腰不开车了!下个月少主生日再开!(bushi)等等……我好像这个里面开了两句?emmmmm……

评论(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