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米咔咔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一)

战斗型仿生人少主(型号TC-700)×科研学家少侠

注:部分仿生人设定借用底特律.变人。即仿生人与人类外形区别在太阳穴处的情绪灯,蓝色是冷静的正常状态,黄色是思考/程序运转/疑惑,红色是大幅度情绪变化,比如愤怒,焦急等,随着变化幅度的增加情绪灯变为红色后还会闪烁,速度越快越情绪越激烈。

公元2100年,距离人类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人工智能已经彻底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街上随处可见高智能的仿生人四处活动。不止是生活之中,就算是手术,刑侦这些较为重要的领域,也有更高级的仿生人加入,但同时为了保障安全,在医学领域里工作的仿生人都会有专业的医生以及配对的科研人员组队执行手术。同样的,刑侦中也会有一名科研学家与仿生人组队,专门负责对仿生人进行程序的升级和行为的监视。而用来区分仿生人与人类的唯一途径,就是太阳穴处的圆形情绪显示器。

苏虹就是刑侦领域的一名科研人员,他今天刚刚接到任务,与一名最新型的仿生人合作搭档。苏虹翻看着手中的那名仿生人的资料,无奈对旁边一脸幸灾乐祸看着自己的钟离迢吐槽。

“一来就让我负责一个最新型的仿生人?上头心也是真大啊,不怕我搞砸?”

“那怎么能呢?苏大博士您可是仿生人研究界的绝对权威,这是大家对你的信任啊。”钟离迢嘿嘿一笑,在此刻毫不留情的卖了兄弟。

苏虹扔过去一个白眼,“这款最新型TC-700全球仅此一个,但也就是因为这个,这位可绝对不好伺候,谁知道最新型程序零件拼在一起会造就什么性格的仿生人啊,还要求我最快拿出效果……怕是磨合就需要不少的时间。我看看……姓名,玄易,型号,TC700嗯……”说着说着,苏虹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彻底归于沉默,简单的办公室里只有他翻动纸张的声音,最终看完了所有资料的他向后靠在椅背上,以手抚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算啦……走着看吧,说不定不会那么难相处呢?”

下午2点半,这是任务文件中提到的见面时间。2点,苏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领带,随后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准备去见他未来的搭档。

刑侦中心大楼,十七层,不久之前才被分配给苏虹和玄易用于工作和临时休息的办公室里,二人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伙伴。

苏虹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仿生人,现代的科技早已让仿生人与人类别无二样,所以他的身材真的是好的没话说,黄金比例的分配,裹在黑色西装下的身体显得修长而挺拔,隐约能看出隆起的肌肉。打量完身体,苏虹的视线转向玄易的脸部,从苏虹的审美来讲,面前这位的长相真的是无可挑剔,深邃的黑眸,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双唇,脸部轮廓是很经典的东方美男的模样,眉眼之间带着的坚毅不羁更是在外貌满分的基础上又气质加分不少。

无意间二人的目光相对,苏虹从玄易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方才也是在打量着自己,于是,面对玄易的目光,苏虹脸上扬起一个温和的微笑,向对方伸出手。

“你好,我是苏虹。”

玄易看着苏虹向自己伸来的手,沉默半响,握住了。

“玄易。”

说完,玄易就恢复了沉默,这让还打算继续聊下去的苏虹不禁有些尴尬,只得摸了摸鼻子,说了一句“你随意坐”之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翻看起手头的案件。而玄易沉默半响,走到了苏虹身边,也不说话,就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

苏虹疑惑的看向玄易,玄易却也是默默的迎上了他的视线,却依旧一言不发。

“呃……你有什么事想问我吗?”

玄易摇摇头,却依然没有说话,苏虹更加茫然了,玄易却在这个时候抬起了手,比起人类略低的体温让苏虹清晰的感觉到了落在自己太阳穴处的手。

“抱歉?”苏虹见玄易把手轻轻地放在自己太阳穴处久久不动,无奈终开口。结果苏虹的话音刚落,玄易就开口了,只说了一个字。

“猫。”

“……哈啊???”

苏虹还没来得及表达具体的疑问,玄易就已经起身走到了另一张办公桌后坐下了。留下苏虹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脸懵逼。

玄易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淡淡的看了一眼对面依旧茫然的看向自己的苏虹,面无表情的低下头开始扫描等待自己处理的文件。

苏虹独自懵逼了半响,然而很明显的对方并不打算给他解释自己刚刚那个字的意思,苏虹只得一遍遍到告诫自己:第一天见面,冷静点,留个好印象。如此暗念了几遍之后终于让自己暂时把这件事放下,继续把注意力收拢到手里的文件上。

也正是因此,苏虹错过了数次玄易抬眼凝视他的目光,那是不应该出现在仿生人程序里的,带着思考的目光……

很快的,距离他们第一次见面不到一周,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来了:前往一家酒吧,调查在那里接头的两个黑色组织的交易。

苏虹换好便于行动的衣服后,开始整理自己的武器,一把黑色的激光手枪,一柄赤色折叠剑。还有一个银白色的融合了分子技术的手环。装备好自己之后,转头看向站立在一旁的玄易。玄易还是初见时的那身黑色西装,属于仿生人的分子合成服不会有衣服脏了需要换洗的烦恼,而强大的分子重组技术能让仿生人迅速完成各种变装,同时也可以合成武器,这也是为什么苏虹在整理武器而玄易站在一边围观的原因。

“出发吧?”苏虹试探的问了一句,玄易点点头,率先走向门口。就在踏出门槛的一瞬间,玄易很快的说了一句话,“等会待在我的行动范围里,我会保护你。”苏虹忙着记忆行动地点的地图,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只是匆匆的回了一句“稍等一下”。玄易的情绪灯闪了闪,有一瞬间闪过一抹红色,却又很快的归于平静的湛蓝。

车子是全自动驾驶的,于是二人并排坐在一起,苏虹有心开口问问玄易刚才说了什么,但是一开口,玄易仿佛带着冰渣子的眼神就冷冷的向他扫过来,苏虹第一次试图搭话失败后,明智的选择了在后续的的路程中闭嘴。于是,玄易不仅是眼带冰渣,开始浑身都散发出冷气……

苏虹:我做错了什么……

终于,在覆盖了满车的冷气下,在苏虹的翘首以盼下,终于到了目的地,苏虹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人形冰块,“下车吧?”

玄易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跨出车门,脚步不停地向酒吧走去。苏虹跟在后面郁闷的嘟囔着,“我什么时候得罪他了啊喂冷死了……”

走在前面的玄易脚步顿了一下,情绪灯有一瞬间变成黄色,然后,他就停了下来直到苏虹走到他身边才继续前进。苏虹注意到这点,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玄易,发现他脸上有需要仔细看才能发现的表情里带着的隐隐约约别扭的关心时,苏虹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之前心里带着的一点不满也尽数消散。

“知道了,那我就拜托你保护了?”

玄易脚下一停,面无表情的看了苏虹一眼,又继续向酒吧走去。留下苏虹一个人在后面捂嘴偷笑。

还以为玄易设计出来的性格会是是很高冷的样子,结果居然是个傲娇吗?要是能脸红的话会不会很有趣嗯……

任务过程略过不提,就在二人成功拿到交易证据准备撤退时,被隐藏的组织人员发现了,随着那人大喊一声“有条子!”,玄易立刻一把拉过苏虹,把人抱在怀里向舞池里飞奔过去。

“喂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往门外走的吗?你……”苏虹被拉进舞池一脸懵逼还还没有问完,就被玄易一把环住腰身转了个圈随着音乐开始起舞。

“我计算过了,正门外有人埋伏的概率是56.8%,后门埋伏人的概率是73.9%,如果一直待在这里直到这首曲子结束后再从二楼离开成功的可能性是89.2%,而要呆在这里不被发现那么在舞池里跳舞的可行性最高为97.6%。”玄易用毫无音调起伏的声音说完了一瞬间他的程序计算出来的结果,低头就看见苏虹微张着嘴看着他。

“……怎么了?”这回轮到玄易疑惑了,见苏虹还在一副奶猫般懵懵懂懂的表情,舞步还不时出错踩到他的脚。玄易只能出声提醒。就见苏虹眨眨眼,突然反应过来一样。

“刚刚那是你的程序计算的结果?等等你为什么计算会这么精确为什么会知道他们外面安排人埋伏呃不对……为什么我跳的是女步???”

完全没有料到苏大博士的脑回路能一瞬间从自己的程序计算跳跃到二人的舞步,感觉了一下好像的确是这样的,玄易沉默半响,默默地吐出六个字。

“程序计算结果。”

“谁跳女步也需要计算吗?玄易你别蒙我!喂又去哪???”

苏虹的质问还没有结束,就又被玄易拉着跑出了舞池,玄易脚下没有停留的回答他,“音乐结束了,我们上二楼从卫生间窗户跳到隔壁宾馆再离开。”

见状苏虹也不再说话,将手按在枪上随时准备应战,所幸到二楼的一路上真的没有遇到什么人,二人得以顺利的进入到卫生间,查看了一下窗外的路线,玄易看了眼苏虹,目光中带着点疑问。

苏虹也顺势查看了一下窗外的情况,从窗户出去之后首先要抓住头顶挡板,然后借着两栋楼之间一棵树顶跳过去。苏虹点点头示意自己没问题,玄易也不再拖沓,打开窗户率先跳到了树顶。转头看向苏虹,就见他也将大半个身子探出窗外,双手抓住挡板,最后抬头准备看一眼距离时,玄易就见他脸色一变。

“低头!快!”

玄易已经感受到了身侧激光穿梭而来的威胁了,间不容发之际,他猛的一缩身,躲开了紧随其后的几发攻击,然后擦身而过的是苏虹掏出枪后的反击,银白色的激光在身旁擦过,还未来得及反应,远处那几人左眼被击穿,倒在了地上。

玄易还在扫描周围是否还有埋伏时,苏虹已经跳到了他的身边,拉着他就想往对面跳。玄易反应过来,反手拉住苏虹横抱在怀里,脚下一蹬,用力跃到了对面的一间房内。进到房间后也没有把人放下,反而是继续抱着苏虹跑了起来。面对苏虹疑问的眼神,他的解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我可以发挥更强的力量和速度。”

好吧,这的确是苏虹无法反驳的回答,不过他还是握紧了手里的枪,在玄易开门的同时,击倒了一人。

“那么,你负责带着我们两个离开,而我,负责处理掉阻拦你的人。”

“好。”

一路有惊无险的,二人终于回到了车上,长出一口气的同时也看见了身后追来的车。

“第一次任务有点……过于刺激了哈?”苏虹喘着气发动了车子,笑着看向坐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玄易。“真是……好不容易跑出来之后拜托你有点表情啊,算啦,你肯定又会说你的程序里没有这个设定了。”

玄易没有回答,手下飞快的设定好移动路线,随后把自己和苏虹的座椅向后滑开,同时拿出来了光子治愈仪。

“啊……哎哎哎!”苏虹靠在椅背上正在休息,突然被拽了一下,整个人向一侧倒过去,苏虹紧闭双眼等着身体摔到地面上的疼痛,等来的却是柔软的衣料触感和略低的体温。以及手臂上被治疗时的温暖。

苏虹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以一个诡异的姿势靠在自家搭档怀里,自己的一只手被托起,不属于自己的另一只手拿着治愈仪轻缓的扫过手臂上的伤口,微微抬头,可以看见玄易静静的看着伤口一点一点修复,直到彻底愈合只剩下一道淡淡的白线时,还把手臂拉到自己面前认真检查了半响,才把苏虹的手放了下来。

“……”

安静了半响,苏虹发现玄易环在自己腰间的另一只手完全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想要说话对着玄易一本正经的表情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算了,抱着就抱着吧,反正也挺舒服。

玄易计算的路线很完美,不出五分钟就甩掉了身后的杀手。二人很快就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处理着拿到手的信息。

“耶~成功搞定,离世界和平又近了一步~”终于处理好所有证据并且提交之后,苏虹把自己扔进休息室宽敞的沙发里,笑眯眯地看向跟在身后走入休息室的玄易,却在看见玄易手里拿着的东西的时候,变成了苦笑。

“我说,仿生人应该不需要饮酒吧?”

“我的信息库告诉我,人类在成功时大部分都喜欢喝酒以示庆祝。”玄易的情绪灯变为黄色,看了眼手里的红酒和两个高脚杯,“我的程序中有编入对酒精的解析能力。”

苏虹脸上的苦笑却是更甚了,看着玄易动作利落的盛好两杯美酒,最终还是接过了递给自己的一杯,轻轻晃了晃,看着殷红的酒液折射着妖冶的光泽,嗅了嗅萦绕在鼻尖的酒香,眼看着玄易已经仰头饮下了美酒,苏虹无奈的跟着一饮而尽。

“酒的味道真的很奇怪,人类为什么会喜欢?”玄易皱眉看着瓶中剩下的液体,情绪灯变成黄色闪烁着,同时咂咂嘴准备储存刚才感受到的口感,

直到信息处理完毕,玄易才发现靠在沙发上的人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回答自己,不解地看向苏虹。却在看清他的瞬间愣住了。

如果说苏虹最开始的坐姿就没有多端正,那现在简直是彻底毁了他平时给人的印象。他现在慵懒的缩在沙发的一角,手肘放在沙发扶手上,纤细好看的手指轻轻按压着太阳穴,另一只手正在扯开衬衣的纽扣。脸上带着两团粉色,全身都在散发着热量,嘴角的笑意不再是平时的清冷,反而是带上了些许调笑的意味。那双清澈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玄易,发现他向自己看过来时,眨了眨眼,脸上突然展现出一个绝对不可能是正常的苏虹会出现的笑容。

玄易对着明显异常的苏虹沉默着,二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对视着,良久以后,玄易开口了。

“……猫。”

苏虹歪了歪头,疑惑的看着玄易,开口重复着他的话。

“猫?嗯……喵~”

玄易静静地转过头,他的程序正在提醒他接收到异常信息无法处理。面对这些嘈杂的异常提示,他安静的选择了全部屏蔽,同时打开了自己的信息记录,调到几秒前的那一段——“猫?嗯……喵~”

苏虹疑惑的看向玄易,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声音会从他的身上发出,玄易迎着苏虹的目光,一脸的光明正大,坦坦荡荡。苏虹看了他半响,可能是觉得无聊吧,又低下头开始把玩手里的高脚杯。

玄易在信息库寻找了一会,终于得出苏虹酒量很差这个结论,沉默半响,默默地把结论加到了对苏虹的印象条目里,而在这一条之上,第一条赫然是——猫。

苏虹自然不知道玄易对他的印象已经偏移到什么诡异的地步,依旧迷蒙着眼睛试图看清东西,却最终还是抵不住酒意,头一歪,靠在沙发上沉沉入睡。

玄易弯腰拿过苏虹手上的高脚杯,定定地看着他的睡颜,突然笑出声来,却在短短的几秒后笑声戛然而止,玄易一脸疑惑的看着高脚杯上映出来的自己的脸,刚刚……自己是在真的因为高兴而笑?等等程序并没有这种设计……

“警告!程序错误!警告!程序错误!”

玄易弯下腰,手死死的捂住脑袋,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情绪灯闪烁了几下,最终归于黑暗。

(这是全国卷二的文……嗯,看起来毫无关联是吧……是的我也觉得毫无关联……我,我下半部尽力扯上点关系,其实我本来是想写苏虹中了子弹的然后扯上弹痕这个关系但是我写完了那一段又觉得不对啊将近一百年了科技这么发达怎么可能还在用子弹呢然后这一点微弱的关联也就被pass了……qwq)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