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卷云舒

【伞修】十日生贺

越来越迟

第五天#血族与人类#

叶修有些狼狈的跑进一条偏僻阴暗的小巷,靠在墙上隐藏起自己的一切气息,直到外面一群人快速跑过方才长出一口气,瘫坐在地上,一手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一边竭力压制着粗重的喘息,靠在墙上闭眼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彻底昏过去,虽然知道嘉世内部对自己的不满已经越来越大,但他没有想到今晚陶轩和刘皓会教唆新来的孙翔对自己出手,本来以为他们只是要拿走却邪而已,结果居然是要斩草除根。

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叶修对自己的伤口做了一下简单的包扎,完成之后艰难的扶着墙站起来,脑中却开始担心之前自己察觉到不对时提前送走的苏沐橙,“希望沐橙平安无事吧,现在我就算找到她也只能给她拖后腿,先去找个地方养伤吧……唔,咳咳”抬手擦掉嘴角咳出来的几点血迹,艰难的挪着步子向前。

“没想到会遇见一个这么虚弱的人类呢。这是不是说明今晚的晚饭有着落了?”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叶修慌忙转身,只是已经濒临极限的身体经受不起这么猛烈的动作,直接倒在了地上,剧痛让叶修眼前一阵发黑,直到最后昏迷,只看见一个有着一对血红色眼睛的“人”向自己走来。

苏沐秋看着昏倒在面前的人类,蹲下去戳戳叶修惨白的脸颊,有些苦恼的歪歪头,“这样的,还能吃吗?算了先搬回去好了…”说着,苏沐秋眼睛恢复正常的颜色,把人抱到怀里,施展血族特有的法术只是眨眼间就回到了自己的家,出乎意料的,作为吸血鬼苏沐秋并没有住在那些小说动漫里所说的黑色城堡里,反而是在一个宽敞干净的公寓,只是窗户上厚重的窗帘遮挡着阳光。

把怀里的人放到床上,看着叶修染红的白色衬衣,“流这么多血,会死的吧,不过这人,为什么这么眼熟啊?怎么那么像阿修呢……”苏沐秋皱眉,先把叶修的衬衣剪开,看着那道几乎贯穿的伤口,先是消了毒,再小心的抹上药膏,最后把叶修扶起来一圈圈的缠绕上绷带,包扎完拿来毛巾给叶修一点点擦着脸上的血污,直到全部擦干净,苏沐秋又端详了一下,“还真是……不过现在应该是斗神叶秋才对……这是被血族伤的?不对,这个伤口…怎么看都是却邪造成的啊,这家伙闲的没事拿却邪捅自己?”

“我还不至于那么无聊…咳咳咳…”苏沐秋正盯着叶修肚子上包扎好的伤口看起来很有想要再拆开仔细看看的冲动,冷不防听见叶修虚弱的声音,艰难的说完话紧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惊的苏沐秋赶紧把人按下去捂住嘴不让人说话,直到叶修身体的颤抖渐渐停下来才松开手,又想起来什么,把叶修的双手按在床上念了个咒语,叶修的双手就被死死地锁起来,就好像床上有两把镣铐困住了双手。

叶修试着动动双手,分毫不动,挑眉看向站在床边的苏沐秋,“我这么重的伤还不至于对你有威胁吧?至于把我这么锁起来吗?”苏沐秋伸手带了点力气戳戳叶修腹部的伤口,满意的看到叶修原本慵懒的笑消失,倒吸一口气,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惨白, “没办法啊,面对血猎组织里曾经连续猎杀了血族三个王的斗神阁下,怎么样都得有一些防备吧?”叶修的笑变得有些无奈,“我说…先不说现在却邪不在我手上了,单是我现在这个重伤的状态,也没有能力在你一个高阶血族面前逃走或者反击吧?”苏沐秋也只是扫了他惨白的脸色一眼,“斗神阁下声名显赫,我可不敢保证你完全没有反抗的方法,除非,你愿意由我给你进行初拥,怎么样?斗神阁下愿意吗?”说着,雪白的指尖顺着叶修脸若有若无的摩挲着,然后向下在脖颈青色的血管处来回抚摸着。

血族冰冷的体温让叶修打了个寒颤,感觉到面前血族眼中毫不掩饰的渴望,和逐渐蔓延出血色的眼睛,叶修扭头摆脱苏沐秋的手指,“不,不用了。”纵然掩饰的很好,可苏沐秋还是听出来叶修声音中的一点颤抖,不由得对这个十年不见的斗神阁下有了兴趣,翻身压在叶修身上,不过倒是注意避开了腹部的伤口,本来为了给叶修包扎就已经把衬衣脱光,身上只有一层层的绷带。苏沐秋靠近叶修颈间,深深的嗅了一口带着血味的气息,张口用锋利的獠牙在叶修脖子上戏弄般的挠刮。

叶修在苏沐秋压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整个人都僵硬了,感觉到苏沐秋在自己颈间的动作之后惊的背后出来了一身冷汗,却又不敢乱动,生怕一个不小心苏沐秋的那对獠牙就会深深的刺入自己脖子的血管。

苏沐秋满意的感觉着叶修身体的僵硬,戏弄够了,抬起头看着叶修,叶修看起来很平静,闭着眼睛静静躺着,没有什么其他动作,只是攥紧的拳头出卖了他的心情。

“我也不会把初拥赐予一个血猎的,被血族抓住的血猎是什么下场你很清楚的吧。”苏沐秋看着叶修闭着的眼皮颤抖了一下,目光又在叶修白皙的脖子上划了一圈,转身出去了。

苏沐秋刚刚说的下场他自然清楚,以前在嘉世也不是没有捣毁过血族的据点,也见到过被血族抓住的血猎,都变成了血族长期的血源,,长期被血族吸食血液,被当做食物,让那些血猎已经完全疯掉,叶修无法忘记那些被救出来的曾经的血猎,如果按照他个人的角度来说,他觉得与其那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死了或许才是种解脱。

叶修闭着眼感受体内伤势在强大自愈能力下快速恢复着,但是这个速度远远不够!与却邪的强行分离本来就已经损害到了他的本源,再加上腹部被孙翔刺的一矛和之后带着重伤奔逃,能活着都是个奇迹,狠狠地握紧拳头,随即又无力的松开,现在的他太虚弱了,根本……什么都做不到,内心深处,叶修有些痛恨现在的自己,痛恨这个重伤无力的自己,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控制。

失神了一会,叶修又闭上眼准备再睡一会,反正现在也逃不出去,还不如快点休息尽量多恢复一些。

客厅,苏沐通过镜子看着有沉沉的睡过去的叶修,倒是有些诧异,该说不愧是斗神吗?这种情况还能睡得着,不过这家伙十年前就是这样,没想到还是没变啊……

在那一天之后叶修连着几天没有见到苏沐秋,不过倒是会有几只黑色的蝙蝠托着食物进来,然后变成人喂给他。叶修对于自己伤势的恢复还是比较满意的,起码明天,他就可以试试打破自己手上的禁锢了,只要——他不会回来。

然而就在叶修回想自己在这几天定下的逃跑计划时,外面的大门一响,叶修的心就沉了下去,苏沐秋回来了。

听着脚步声逐渐靠近,叶修索性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感觉到苏沐秋站在自己床边,即使闭着眼也感觉到苏沐秋的毫不掩饰的视线带着渴望,那滚烫的感觉简直要在自己身上烧出来一个洞,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苏沐秋带着笑看着自己,感觉到手上无形的枷锁也被消除了,有些不解抬头看着苏沐秋,却被对方眼中逐渐蔓延的红色流光弄得失神,血族本身就对人有魅惑的效果更何况此时的苏沐秋还使用了法术,再加上苏沐秋本身就生了一副好皮相,两相叠加之下,饶是以叶修坚定的心神也不由得恍惚了一瞬间,再度回过神时自己就被苏沐秋抱在怀里,对方的獠牙也已经刺入了皮肤。”

“不!”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叶修在回神的一瞬间就开始挣扎,却被苏沐秋抱的更禁,同时咬破了脖颈,大量的血液涌入苏沐秋口中,甘美温热的味道让苏沐秋完全是靠着本能就开始大口的吞咽的叶修的血液,叶修的挣扎逐渐因为失血过多变得无力,这几天脸上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血色也逐渐消失,瘫软在苏沐秋怀里。紧紧揽在腰间的的双臂力气之大,让叶修在意识模糊间简直以为腰要被勒断,失血过多带来的结果就是叶修又一次重伤。

苏沐秋直到觉得差不多享受够了才抬起头,看着软在怀里的人,这个血液的味道……该说不愧是自己思念了好久的人所以血液才会让自己这么情难自禁。还是自己的错觉?叶修血液的口感完全不是自己之前吸食过的那些普通血液可以相比的。苏沐秋不由拍拍头,“想多了,再强也不过是普通人,顶多就是有超乎一般人的实力而已,心理作用吧。”感觉自己刚才喝掉了叶修体内至少百分之60的血液,低头看看叶修喘气的样子,突然就有了再试一下的想法

咬破自己的手腕,靠近叶修的嘴唇,叶修余光看见有什么东西靠近自己,下意识抬头,看清苏沐手腕上的点点殷红的血液,脸色微变,但是没有动作,只是眼中带着一点点笑意,“你不是说不屑于把初拥给一个血猎吗?”苏沐秋看着叶修的样子笑眯眯的开口,“可是你和那些普通的血猎不一样啊,而且你不是已经被嘉世公会背叛了吗?”看见了叶修眼中闪过的一瞬间的恍惚。又慢悠悠的开口“这几天我出去的时候倒是听见了一些嘉世散发的消息,他们说,你勾结血族,破坏嘉世内部,于是他们请了新人孙翔接替却邪,作为新的斗神代替你。都这样了难道你还想着回到血猎组织去?不如接受我的初拥,以你的实力,在血族也足以为王,何必这么执迷不悟一定要在人类那边呢?”说出来时苏沐秋的语气淡淡的,可要知道他在知道这些消息时简直被气得发疯,心中只有对叶修独自支持的心疼。

叶修沉默半响,“你有打听到一个叫做苏沐橙的血猎的消息吗?”提到苏沐橙这个名字苏沐秋眼中好像有一些波动,不过很快就被隐藏了起来,“嘉世说苏沐橙和你是一起与血族勾结,目前和你一样在逃,已经向整个血猎组织发了悬赏。”叶修思考了一会,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看向苏沐秋,“你帮我保好沐橙,我接受你的初拥。”

闻言苏沐秋抬头,却出乎意料的看见了对方眼中的坚定,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上原本就有的的伤口划开,向着叶修伸出了手,殷红的血液顺着血族苍白的手流下滴在叶修身上的绷带上,倒是有些诡异的美感。叶修无暇欣赏,毫不犹豫的抓住对方的手低头靠近伤口喝下了自己血族生涯开始的第一口血液,虽然,这是来自于一个吸血鬼。

苏沐秋感受到叶修吞咽时鼻中浅浅的气息,目光有些闪动,啧,以后该怎么办……算了,现在先把人变成同类再说,以后就算知道真相,也没法子回头了。叶修小小的吸了几口就昏迷在苏沐秋怀里。

苏沐秋看着怀里的叶修,长出一口气,身后传来脚步声,苏沐秋幽幽开口,“沐橙,你说阿修醒来之后会恨我吗?”身后苏沐橙看着哥哥怀里即将成为血族的叶修,摇摇头,尽管苏沐秋没有回头看不见,“不会的,叶修从来不会和你生气的,哥哥,也给我初拥吧。”苏沐秋苦笑一下,把叶修放到床上,转身向苏沐橙走去。

床上的叶修身体周围散发一圈淡淡的红色光芒,逐渐改变着他的身体,直到醒来,见到十年未见的,本以为应该已经死去的恋人。。

PS:我知道这个看起来像是没有写完而且还有一堆bug……我不该胡乱开脑洞的(抚额),如果还有人想看后续,我会在十篇写完后补几篇的,文中设定叶修25岁,伞哥26,十年前二人成为血猎前夕苏沐秋被血族抓住初拥,十年来一直没有音讯,所以叶修也就以为苏沐秋已经死了,苏沐橙是在和叶修分开逃出嘉世之后见到苏沐秋。以及叶修没有认出来苏沐秋是因为苏沐秋变成血族之后样貌气质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嗯,勉强这么解释吧……

了......(抚额)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