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卷云舒

【伞修】十日生贺

抱歉今天的有些迟了......果然文艺不适合我.....(远目)


第四天#黑白键的跳跃#


阳光穿过落地窗,一道道金色的光柱打在白色的钢琴上,钢琴周围一圈淡金色的光晕,穿着白色衬衣的人坐在钢琴边,左手托着下颌,右手食指随意按压着琴键,不时一声简单的音符响起,轻柔悦耳。


不多时,琴房的门打开,一个年轻人走进来,无奈看看弹琴的人——如果这也能算弹琴的话,“混账哥哥!晚上就是音乐会了,你怎么不认真练习还在偷懒啊!”叶修依旧是那副懒懒的样子,抬眼瞥了一下自己炸毛的弟弟,伸手抽出来一根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才开口“笨蛋弟弟不要这么急啊,你哥我出马,还不是镇压全场的效果么。”叶秋看着自家哥哥脸上略带嘲讽的笑容有些被调戏的恼怒,但是之后就被叶修的邀请把恼怒忘在了身后。


叶修:“笨蛋弟弟,要不要和我试试四手联弹啊?”


叶秋被突如其来的邀请吓了一跳,自从15岁之间和他四手联弹却跟不上他的手速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么做过了,叶修看他在原地发愣,又带了些笑意开口:“来啊,你不是一直在偷偷练习手速吗?让哥哥看看你的成果。”叶秋听了这话脸红:“去你的我才没有偷偷练习!我只是工作做完了随便弹弹的!”叶修不耐烦的挥手:“少废话,来不来?不来的话可不一定下一次什么时候可以了。”


说着,叶修往旁边挪了一些,空出来一半座位,看着叶秋,叶秋表面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坐在叶修身边双手搭上琴键,略作停顿,两双手同时在琴键上跳动起来,搅乱了金色的光芒,黑白琴键交替被按下,蓝色回旋曲悠扬轻快的旋律自二人指尖流淌而出,环绕在屋子里,叶秋弹着弹着不由得有些走神,转头看着旁边的哥哥,阳光斜照下,这人平时总是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的脸也柔和了不少,嘴角噙着一点点笑意,叶秋看着不由走起神来,手下的动作也再没有注意,就那么看着发起了呆,叶修注意到叶秋的走神,一个漂亮的滑奏拂过整个琴键,也惊醒了发呆中的叶秋,叶秋反应过来之后发现叶修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的表情脸就瞬间红了。


叶修取下哪怕刚刚弹琴也一直叼在嘴里的香烟,伸手在烟灰缸上轻轻一碾,便带着长长的烟灰一起扔在那里,叶修挑眉看着叶秋:“我说叶秋你不是吧,还弹不下来?之前的都白练了吗?”叶秋翻个白眼,不就是走神了吗!要不要揪着直接开嘲讽?


叶秋有些不服气的要求再来一次,却遭到了叶修的拒绝,“快6点了,我得出发去接沐秋,不然来不及吃晚餐了。”说着起身,接过叶秋递过来的西装外套,弯腰揉揉跑过来蹭他的小点的头,留给叶秋一个挥手的背影,转身出门了,看着叶修的车逐渐消失在视野,叶秋拿出一张邀请函放在口袋,跟在叶修身后出了门。


叶修坐进车子后,对司机吩咐了一句“去苏沐秋家”之后,就低头看着手里今晚的音乐会流程,全程自己都要参加,几乎没有一刻可以休息,要么钢琴独奏要么和人配合弹奏,总之就是不能离开钢琴,叶修无奈翻了个白眼,把流程扔在一边,仰头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直到司机一句轻声的“到了”方才睁眼看着车外正朝着自己走过来的苏沐秋。


苏沐秋坐上车子,转头看着旁边懒洋洋的叶修,皱眉,“没有休息好吗?怎么这么没精神?”叶修还没有回答,司机笑着回答了苏沐秋“苏先生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家大少爷平时一直这样懒洋洋的样子啊,也就认真起来弹琴时候很精神。”叶修笑了笑,也没有反驳,身子一偏靠在苏沐秋身上,“苏大大今晚先去哪吃饭啊?吃饱了好有力气弹完这3个小时。”苏沐秋任由叶修靠在自己肩膀上脖子被头发挠的发痒,侧过头吻了一下叶修的额发,“附近有一家法式料理,要不要去吃吃看?”叶修无所谓的点点头,本来对吃的他就不怎么在意,只要和身边这人一起,吃什么都无所谓。苏沐秋见叶修答应了,拿出手机打电话去预订。


“哎对了,沐橙呢?这丫头这次没有嚷嚷着要跟来?”车子启动后,叶修想到沐橙,开口问,苏沐秋一边把玩着叶修的头发,一边回答了一句“沐橙今晚说有事,如果办完事还有时间就来听。”就这样,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很快就到了苏沐秋所说的那家法式料理。


二人下车,一起迈步进入了那家看起来低调装修也很素雅的餐厅,一进去,就有服务员过来询问了二人预订的包厢,然后在前面为二人引路。包厢内部以白色为主,头顶是巨大的水晶吊灯,桌上摆放红色与白色的花朵,桌边是蓝色的靠背椅,蓝金色的厚重窗帘用白色的带子拉起在两边,包厢角落放着一盆盆栽,简洁优雅带着低调的奢华。


服务生为二人拉开了椅子,苏沐秋坐下后翻看着菜单随口询问叶修,“你的菜还是我来点?”叶修脱下外套,随意“嗯”了一声作为回答,坐在椅子上用手挡着打了个呵欠,听着苏沐秋报出一串菜名,半响,苏沐秋把菜单合起来交还给服务生,看向还是一副懒洋洋样子的叶修,“晚上还有音乐会,不宜吃的太多,我点了些清淡的东西。”叶修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本来对吃的就一直不怎么在意,也就是苏沐秋邀请,叶修才会跟着来,不然估计就直接饿着去了。


苏沐秋思考着要以什么为话题,就听见叶修突如其来的一句,“我们两个的事情,我和爸妈坦白了。”苏沐秋被叶修冷不防冒出来的一句弄蒙了,以至于好半天才明白过来,“你爸妈什么反应?!”叶修似笑非笑看了一眼苏沐秋竭力隐藏慌张的表情,直到苏沐秋快要忍不住炸毛才慢悠悠的开口,“我弟没问题,我妈也基本上快要接受了,就是我爸估计心里还有些疙瘩。”苏沐秋仔细端详着叶修的表情,没有发现一点点隐藏才放心向后坐在椅子上闭眼放松,有些无力的开口“我说阿修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突然啊,好歹和我商量一下啊。”叶修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在闭眼的苏沐秋耳中越来越近,直到在耳边响起,“没问题的,我也是有了些把握才说的,我什么时候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嗯?”苏沐秋睁眼就看见叶修带着浅浅笑意的脸近在眼前。


“啧。”伸手拉过叶修二人嘴唇碰上的同时,敲门声响起,“打扰了。”拖着托盘的服务生进来上了冷菜,二人在敲门声响起的同时就迅速分开了,叶修若无其事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发红的耳朵尖却怎么也隐藏不了,苏沐秋干咳一声,掩饰着尴尬,在服务生离开前保持着良好的修养安静的坐在桌前。


但是服务生刚刚离开,苏沐秋就站起来大步走向叶修,看着这人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仰头看着自己,苏沐秋咂咂嘴,按住叶修的双手,低头吻了上去,舌头互相纠缠着,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嘴唇,偶尔牙齿磕在一起,些微的疼痛并没有让二人找回理智,反而愈演愈烈,大有马上就要擦枪走火的架势,最后还是苏沐秋率先清醒过来,狠狠地咬了一下叶修的嘴唇后立刻退开,叶修靠在椅背上,大口喘气,嘴角有些之前来不及吞咽的液体顺着滑下,苏沐秋看见忍不住又凑过去舔掉了那一丝水迹。叶修任着苏沐秋像小点一样在自己脖间舔来舔去,最后无奈的推推,“沐秋——再不起来我们就时间来不及了。”苏沐秋抬起头,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叶修,见状,叶修推了一把,“我说我们现在是在外面,要做等音乐会结束回去再说。”苏沐秋最后蹭了一下叶修起身走回座位,“好啊,这可是你邀请的。”苏沐秋脸上的表情让叶修万分后悔刚刚一时嘴快,无奈现在要是变卦按照以往的经验估计晚上被玩的更惨,只能翻个白眼整理衣服。


之后的晚餐时间两个人一直很安分,没有再整什么幺蛾子,只是苏沐秋看着叶修的视线让叶修感觉有些背后发冷,错觉,嗯 ,一定是错觉!


晚上到了会场,已是座无虚席,苏叶二人刷脸就直接进入了后台,就看见吴雪峰带着些无奈看着结伴而来的两个人,“你们两可算来了,还有半小时就开始了。”叶修不在意的耸耸肩,走向舞台已经摆放好的白色钢琴。


坐在钢琴前,随手弹了几下试音,苏沐秋也走向对面一架黑色的钢琴二人随意弹了几段配合,一起转头朝吴雪峰表示钢琴没有问题,然后就站起身去换演出用的礼服。


叶修一身黑色外套黑色长裤黑色领结白色衬衣,更加衬托出白色的皮肤,苏沐秋却是正好反了过来,白色外套白色裤子白色领结黑色衬衣,设计简单,举手投足都是满满的俊雅。


简单来说就是宽肩细腰大长腿,两个人随便往那一站就是妥妥精英范儿。


吴雪峰看着这两人明明穿着完全对立的颜色站在一起却是和谐完美,颇有些无奈摆摆手,“快点吧,开场就是你们两个的合奏。”叶修打着哈欠被苏沐秋拉去舞台上。


可是一坐在钢琴前,原本还在打哈欠的叶修瞬间变得认真起来,帷幕缓缓拉开,金色的灯光洒下,就如下午叶家那洒满阳光的琴房一样,低头,十指在琴键上轻盈的跳动,苏沐秋也同时双手按下琴键,流畅的动作,悠扬的乐曲,天籁之音回荡在华丽的大厅中,黑白色的琴键上四只手同时舞动着,台下观众们的视觉和听觉同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们是十年的挚友,他们是最好的搭档,他们也是最亲密的爱人,他们有着别人无法比及的默契和配合,他们对彼此的感情都心知肚明,或许他们的感情不会被大众看好,可那又怎么样呢?他们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慰藉。


二楼的vip包厢,叶修的双亲和叶秋苏沐橙坐在那里,叶秋和苏沐橙偶尔交还一个眼神,叶母带着笑意看着舞台上光芒笼罩下的二人,眼中已经没有任何芥蒂,叶父虽然还是皱着眉头,不过眼中也逐渐有了一份释然,观察到这一点的苏沐橙悄悄对着叶秋比了个大拇指,叶秋也松了一口气,看来混账哥哥的事情总算是过了爸妈这一关了,想着脸上也不由带出一个笑容。转头专心欣赏这场盛大华丽的晚会。


至于被苏沐秋折♂腾的一夜不得好眠的叶修第二天面对自家父母截然不同的态度时的反应,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大家都懂的~o(*≧▽≦)ツ┏━┓

 

——————

明天就是血族x人类了,想不出来剧情的我已经丧失到考虑要不要炖肉了......(远目)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