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米咔咔

【黑虹】红墙雨落(二)

   清晨,天边逐渐泛起鱼肚白,有人轻扣殿门,突兀的响声倒是的确叫醒了床上睡着的人。


  轩墨眉间轻皱,下一秒就睁开了还有些迷蒙的睡眼,第一反应是先去看看怀里的人,见那人依旧睡的安然方才开口。


  “进来。”


  闻言,屋外早已准备好的宫女端着面巾等用具依次而入,走进了隔间,轩墨起身下床,披上宫女展开的中衣便去沐浴,宫女虽然来人众多,却在看见床上依旧陷于睡梦之中的皇后时,不约而同的将一切不必要的杂音降到了最低。除了偶尔放置器物外,殿内就像仍然处于未醒时的状态一般。


  待到轩墨沐浴更衣完毕,从隔间后走出来,看到面前这个状态很是满意。挥手让刚刚步入内殿捧着朝服的宫女退回外殿等待。轩墨侧身坐在床边,看了看被褥上凸起的形状,愕然发现这人此时面朝一边,双腿屈起,双臂缩在身前,头同样微垂,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在被窝里面缩成了一个极其没有安全感的姿势。


  轩墨倒是真的第一次见到洛虹这副自然而然露出来柔软的一面,面前这副缩成一团看着就很软乎的样子……不由得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抬眼看了看天色,距离早朝还有一段时间。就又笑着低了头,把微凉的手伸到了暖和的被窝里。


  摸索着轩墨就触到了洛虹温暖的身体,在昨夜的疯狂之后哪可能穿着衣服,洛虹被突然的凉气一激,身子微颤,往前扭了扭,逃开了轩墨的逗弄。


  这么一来轩墨倒是又被激起几分玩心,手离开被窝之后又朝着露出一半因为温暖略带粉色的脸颊摸去。这次轩墨直接就触到了脖颈,指尖与皮肤相触的瞬间就察觉到洛虹颤抖着更加向被窝里缩去。轩墨抬手离开时顺便摸了一把微粉的脸颊,结果就见这人扭头蹭了蹭枕头,把自己缩得更紧了。


  轩墨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最后看了一眼依旧沉睡着的人,起身走出了内殿,任由宫女为自己穿上朝服,一边对静立一旁的黑衣暗卫吩咐着。


  “备好一些温和点的粥食,等皇后睡醒了梳洗后拿上来,整个中宫皇后可随意走动,若是离开中宫那就随时来给朕汇报。”


  看着暗卫应声后隐于暗处,轩墨又看向了静候在一旁的公公。


  “林总管,皇后贴身的照顾就交给你了。”


  林总管低头应是,眼看着皇帝走出寝殿,一声“恭送皇上”随着轩墨扬起的龙袍后摆一晃后消失在空中。


  林总管看着逐渐关上的殿门,一片沉寂之中不由得想起了这位新帝尚未登基前的那些日子。


  那时轩墨名义上是太子的伴读,已经跟在太子身边三年,这位伴读对朝堂之事破有见地,当时的皇帝是真心把轩墨当做太子登基后的重臣培养着的,太子对常年伴在身边的人也是毫无防备,将之视为挚友,时不时就拉着他夜酒畅谈。


  唯一令太子感到疑惑的,是自己这位伴读不知为何对江湖事也颇有见解,但每每提起时下正当盛名的七侠时,太子言语之间满含的敬佩赞叹,却只是换来轩墨几声冷笑。太子自然不解,追问几次见轩墨不答后倒也明白了些什么,之后也再没有在轩墨面前提起过七侠。


  很快的,老皇帝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太子逐渐的接过了朝堂政务,就在老皇帝驾崩的那一日,轩墨方才彻底显露了他的野心,或者说是整个魔教的野心……


  林总管想他永远也忘不了半年前那一日被染红的夜空以及皇宫之中满地随处可见的残肢,还有那位一身玄色华袍,逆着火光踏着满地鲜血缓步而来的这位魔教少主。


  在那一日之后,轩墨一边准备登基大典,一边清除异己,然后在登基前一周,突然提出想要邀请江湖人来参加大典,名义上是想要修补朝廷与江湖的关系,却在被邀的江湖人入宫后独独请了那七侠赴宴,在之后……


   林总管抬眼看了看一片安静的内殿,近不可闻的叹息一声,收回散漫的思绪,拢了拢袖子,低垂双目沉默而立。


  殿外逐渐响起清脆的鸟鸣,天色已经彻底明亮,金色的阳光撒到地面,偌大的皇宫被渲染上雾气般金色的光晕,林总管静立于通往内殿的拐角处,就听见床榻的方向传来隐约几声咳嗽,犹豫半响,林总管最终还是上前几步,于屏风后站定,开口询问。


  “皇后可是起了?您卧榻旁的隔间便可沐浴,需要奴才进来伺候您洗漱吗?”


  几乎是询问出声的同时,咳嗽声也停下了,殿内又恢复了安静,林总管依旧保持着微微躬身站在屏风后,不多时,一个清朗好听的声音自床榻传来。


  “不必,你们都出去。”

  “喏。奴才就在外殿候着,皇后有什么需要尽管使唤奴才。”


  说完,林总管直起腰,低着头朝外殿走去,站回原位,又恢复了皇后未醒时的状态。


  内殿床榻之上,洛虹看着屏风后的身影逐渐远离直到消失后,方才松了一口气,以手肘撑床,勉强支持着自己坐起来,锦被自肩头滑落到腰间,顿时身上重重叠叠深浅不一的暧昧痕迹展露在眼前,看着自己身上轩墨所留下数不清的爱痕,洛虹有那么一瞬间的颤抖,眼中的怒火几乎要控制不住的倾泻而出。却在下一秒被落在被上的一块绑着浅绿流苏的翡翠玉佩吸引了目光。


  这是……


  洛虹拿起那块玉佩,手心传来的温润的触感和其上眼熟的纹路……


  狠狠的捏紧手心那块玉佩,力度之大甚至让指节泛了青白。


  钟离常年挂在腰间的那块玉佩!


  洛虹握着掌心冰凉的玉石,那股子凉意仿佛顺着手心传到了他的五脏六腑一般,让他整个人感到一股寒意。


  “皇上说了,这块玉佩给您稍解思念,皇后晨起后还请沐浴更衣,用过早膳后自行休息,待到晚膳时再来陪皇后一同用膳。还请皇后莫要让属下难做。”


  这低沉的声音仿佛自殿内的四面八方响起一般,偏偏洛虹抬起头,定定地凝视着屋梁之上某个阴暗的角落。许久之后,方才缓缓移开了视线,将掌心的玉佩小心的置于枕边,拿过一旁的中衣抖开披在肩上,起身去了隔间。


  就在洛虹进了隔间之后,他之前所凝视的角落里的暗卫方才擦去满头的冷汗,刚刚洛虹的眼神实在恐怖,明明是清澈的眸子却仿佛酝酿着风暴随时都有可能冲出来将自己撕为碎片。心下不由得对这位被封了武功的皇后起了一丝忌惮。随后换了一个暗处,将自己的身形尽力隐藏的更加隐蔽。


  洛虹步入隔间方才发现,这皇后的中宫后殿居然连接着一处天然温泉,弥漫的白色雾气充斥了隔间每个角落,池边四角处立着朱雀青龙白虎玄武的四神兽石像,源源不断的活水自石像下的底座处流出,溅落到泉水之中。


  洛虹扫了一眼池边的木架,上面挂着一件崭新的中衣,木架旁还放着一个躺椅。收回目光,随手拉开了身上的中衣,再不看身上让自己难堪的痕迹,顺着池壁缓缓滑入水中,温热的水流瞬间缓解了些许身体的酸痛,


  略微泡了一会,洗净身上残留的东西后便起身离开了温泉,拿过躺椅上的毛巾,擦干净身体,因为体温的升高那些痕迹也不怎么清晰,倒也没有让洛虹太过难堪。


  整理好中衣,系好腰带,洛虹缓步走出隔间,就见外面已经站了一排捧着外衣的宫女,一个个垂着头站姿十分恭谨,见洛虹出来,齐齐跪地双手高举托盘。


  “拜见皇后,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洛虹脚下一顿,随即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淡淡的开口,“把衣物都放下,你们都出去。”


  宫女听了这话面面相觑,随后一个看似是为首的宫女向前膝行一步回话。


  “皇后,请允许奴婢为您更衣。”


  洛虹皱眉,心里明白这事不由得她们却硬是被那一声声“皇后”逼得声音不由得冷下几分。


  “出去!”


  为首的宫女还想说什么,抬眼却看到洛虹一脸的冷凝,一惊后果断开口应是。


  “喏,奴婢等就在殿外侯着,皇后有什么吩咐唤奴婢便好。”


  说完,宫女们又是磕了一个头起身退出内殿。


  等她们离开了,洛虹才走到那些华丽的衣物边,随手拿起一件发现并不是如同昨日大殿一般的长裙,虽然还是明艳的红色,款式倒是换成了宽袖长袍,简约大气的设计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洛虹很快就穿好了那身常服,自内殿缓步走出,迎面就是林总管走了过来,行礼后才开口。

   “皇后可要传膳?”


  洛虹皱眉摇头,语气平淡的开口询问,“我可以去殿外走走吗?”

    闻言,林总管二话不说,疾步走到门边退开殿门,躬身等等待。


  洛虹深吸一口气,走到门边就被迎面而来的深秋冷风扫起几缕长发擦过脸颊,微微眯眼,洛虹径直朝着院内一棵银杏树下的石椅走去。


  撑着下颌,洛虹闭着眼懒懒的靠在桌子旁,深秋的风虽冷,但对此时烦躁无比的洛虹而言却是再好不过,风一阵一阵掠过洛虹身上,宽袖与下摆不断被刮起,仿佛落了满地的火红枫叶随风起伏。


  眼瞅着日头逐渐到了正午,林总管终于是在身侧宫女焦急的眼神下走向依旧假寐的洛虹。当走到距洛虹身后一米处,洛虹倏然睁眼转身,冷冷的看向他。


  林总管被那眼中的寒光惊的一顿,下一刹立刻低头,恭声询问,“皇后,殿外天气寒凉,为您的身子安康着想,还请您移驾殿内吧。而且您早膳就未曾用过,您看是否传午膳上来?”


  洛虹皱眉,刚要开口回绝,不远处一个宫女突然跪下,声音满含恐惧和恳求。

    “皇后,求您入殿用膳吧,皇上吩咐了,若我们照顾不当,要奴婢全家性命啊!”


  洛虹微怔,朝着周围的宫女太监看去,虽然他们不等眼神相对便低眉垂目,洛虹依旧看到了他们脸上隐约的恐惧。


  沉默半响,洛虹最终还是起身,朝着殿内走去。


  待坐到主位,已有宫女不断将一道道菜肴端到桌上,洛虹看着眼花,摆手要她们停下,开口询问,“有没有粥?”


  闻言,三名宫女端着手中托盘上前,林总管连忙为洛虹解释,“回皇后,午膳备了海鲜粥,窝蛋牛肉粥和生滚鱼片粥,您要用哪样?”


  视线扫过面前三个冒着腾腾热气香味四溢的粥,洛虹莫名的有些反胃,但在看到周围宫女忐忑的模样,最终还是选了一份。


  “鱼片粥吧。”


  话音刚落,就有宫女盛了一碗鱼片粥,再由林总管呈给洛虹。眼看着洛虹喝完了那一碗粥,宫女们个个都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洛虹看在眼里,闭上眼,努力平复着胃部的翻滚。


  待到了下午,洛虹去了书房,随意翻看着那一排排书籍,不知不觉,阳光渐渐变弱直到消失,洛虹依旧静静翻看着手中的一本游记杂谈,连轩墨何时站到了身后也不知道,直到突然被横抱起来,身子一歪书掉到了桌上,慌乱间抓到衣襟稳住了身体,抬眼就看到轩墨打量的眼神。


  洛虹淡淡的移开视线,任由轩墨抱着自己走到桌边,桌上已经摆了满满的美味佳肴,轩墨二话不说,抱着洛虹就坐在了桌旁,掂起一块栗子糕,递到洛虹嘴边。


  洛虹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头咬住了那块糕点。


  轩墨手腕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洛虹脸侧的长发落下,正好滑过他的手腕微微发痒。看着洛虹难得的温顺,温软的唇瓣似有若无地触碰到指尖,轩墨喉结上下滑动了些许。洛虹刚咬过最后一口糕点,就被轩墨掐着下巴仰起头看向他。


  轩墨大拇指缓缓擦去粘在洛虹嘴角的碎屑,下一秒,一个疯狂炙热的吻就落了下来,舌头舔舐过双唇,勾画着强硬撬开牙关,满含侵略意味着大肆扫荡,洛虹身上自带的那股属于森林之间的清新悠远的气息混合着栗子糕的甜香,直教轩墨欲罢不能,随着时间的推进力度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愈加凶狠,生生把洛虹欺负的眼角落下一串水痕。


  轩墨一吻将毕,抬头就见洛虹大口喘息着,眸中带着丝丝茫然,眼角的绯红带出些许媚意,轩墨看着眸色渐暗,抬手就搭上洛虹两边衣襟,眼看着下一秒就要扯开,却被洛虹急忙一手压住。


  眼看着轩墨脸上带了几分怒气,洛虹犹豫再三还是开口。

   “让他们出去……”


  轩墨一愣,抬眼就看到了已经备好菜肴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恨不得钻到地下的宫女太监们,不耐烦的摆摆手。

   “都滚出去!”


  终于听到吩咐,宫女太监们都仿佛如获大赦一般鱼贯而出,眼看着最后一人离开还带上了殿门,洛虹也缓缓放开了抓住轩墨的双手,低着头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就在洛虹忐忑不安的等待接下来的恶梦时,轩墨却也放开了他的衣襟,转而拿起了筷子,夹了一片肉塞到嘴里,就开始用晚膳了,只不过一手还揽着洛虹的腰不肯放手。


  洛虹不明白轩墨想干什么,看了几眼轩墨的侧脸就扭头,将目光落向空气中不知名的某处开始发呆。


  也不知过了几时,洛虹突然被腰间的揉捏带回了神智,转脸就看见轩墨不满的目光。


  “陪朕用膳也能走神,怎么,皇后莫非是等不及要承恩了?”


  话语间的讽刺嘲弄丝毫不加以掩饰。洛虹垂下头,任由肩头长发落下遮挡住脸让人看不清表情。见状,轩墨冷哼一声,继而又开口吩咐洛虹。


  “皇后,为朕添酒。”


    —待续—


    原本这一章就要开车来着但是看了看好像来不及了……那就算了留着下一章吧(buni)下一次更新看情况,想开完这个车又想开一发短篇沙雕论坛体嗯……


评论(5)

热度(34)

  1. 夏逸枫溪优米咔咔 转载了此文字